如何收拾共享单车“盛宴”后的一地鸡毛

来源: 中国消费者报·中国消费网

看着手机上一串长长的数字,小齐叹了一口气,“排在我前面的有上千万人。退款要退到猴年马月去啊。”


小齐是OFO共享单车的用户,两年前,他支付99元押金,开始使用风靡街头的小黄车。两年后,OFO传出拖欠工厂货款,可能要破产倒闭的消息,小齐便要求OFO退还押金和账户上的余额,一直没有成功。因为和小齐一样提出退押金余额要求的OFO用户已经突破千万。


2017年以来,悟空、町町、酷骑、小鸣、小蓝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停止经营,未退还的押金、预付费逾10亿元,涉及消费者数百万人。中消协发布的《2017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报告显示,共享单车押金难退位居当年九大投诉热点首位。2018年除了OFO卷入押金难退的危机外,退市以及押金难退的风潮更进一步向其他共享出行领域扩散、电单车 “享骑”、共享汽车“途歌”“一步租车”也相继卷入其中。


而押金还仅仅是共享单车企业面对诸多问题中的一个。中国消费者协会秘书长朱剑桥向记者表示,共享单车从出现到现在有三年左右时间,由于共享单车多为露天停放,遭受风吹日晒、高强度使用乃至暴力破坏,目前单车故障越来越高,加之运营方经营困难,对单车的维护修理也难免减少,单车的安全隐患也随之增加。


如何收拾共享单车“盛宴”后的一地鸡毛


被忽视的预警


实际上,在共享单车发展初期,押金与预付款以及单车自身安全性、消费者个人信息安全性等问题就已经被提出。2017年3月,中消协召集了包括摩拜、OFO、小蓝、由你、永安行等五家共享单车企业开座谈会,重点询问了对押金、预付款的管理问题。当时五家企业全部表示,自己有第三方存管账户,押金和预付款都是单独管理。


中消协秘书长朱剑桥告诉记者:“中消协以及各地消协组织曾约谈过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当时他们都说有第三方存管账户存放押金,但破产退市后却发现,没有一家有第三方存管账户,消费者交的押金大多数都被挪用。”


座谈会之后,中消协发布了公开意见,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尽快建立第三方存管机制和保险机制,保护消费者财产信息安全。


但在当时,共享单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正是风光无限。各路资本纷纷进入市场,各种颜色、型号的共享单车铺遍街头,以至有人调侃,共享单车面临最大的问题是颜色不够用。由于资金链的充裕,退押金自然不是问题,各家单车企业还大打价格战,纷纷推出“红包车”,整个市场犹如鲜花著锦,烈火烹油,一片繁荣。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告诉记者,共享单车和其他一些所谓“互联网思维”的消费模式一样,先拿到大笔的投资,然后用烧钱的方式快速做大市场并占据较大市场份额,再去思考怎么赚钱,实际上和真正的共享理念背道而驰,难以持续。


和其他一些互联网思维下的产品一样,一直未能找到盈利模式的共享单车很快遇到了凛冬。仅仅过了半年,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已经接二连三破产退市,由于押金和预付款难退,引发多起投诉事件。共享单车市场的两大巨头摩拜和OFO也被媒体曝光存在大规模挪用押金用于扩大生产、经营,甚至管理层奢侈消费。


遭遇维 权困境


为了帮消费者追讨押金和余额,从市场监管部门到消协组织,采取了很多措施。


早在2017年3月,中消协就曾召集共享单车企业进行座谈,并发布公开意见,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尽快建立第三方存管机制和保险机制,保护消费者安全。从2017年年中开始,陆续有共享单车企业开始破产退市,中消协和各地消协组织一边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处理消费者投诉,约谈企业要求解决退押金问题,同时利用当时《电子商务法》正在起草并向社会征求意见的机会,积极建言写入关于消费者押金处置的相关条款。


2017年12月1日,中消协组织召开共享单车问题座谈会,邀请相关司法、法律问题专家,就押金、预付费以及权益损害救济等问题进行了公开讨论。同年12月5日,中消协又就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车辆投放与运维等问题约谈了相关企业。


2017年1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要求判令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拖延退还押金的行为,对押金实施专款专用、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第三方监管等措施并向消费者完整披露。2018年3月2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令悦骑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消费者退还押金、披露押金信息、公开道歉等。悦骑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未提出上诉,,但也未执行法院判决。同年4月24日,广东省消委会正式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悦骑公司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为解决酷骑单车押金难退的问题,中消协于2017年9月和12月分别单独约谈和集体约谈酷骑公司,但酷骑公司均未到会。同年12月12日,中消协向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发出一封公开信,要求酷骑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东承担责任并向消费者道歉,但未得到回应。中消协于同年12月21日向有关公安机关提交刑事举报书,举报酷骑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涉嫌刑事犯罪,申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虽然消协组织想了很多办法,但要追回消费者的押金、预付款依然十分艰难。随着OFO危机的发生,以及享骑(电单车)、途歌To Go(共享汽车)、一步租车(汽车)等企业退市,共享出行行业的押金和预付款问题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律师告诉记者:“消协组织在共享单车押金问题上可以说已经用尽了办法,之所以推不动,深层次的原因是当前的法律制度还存在漏洞,制度的缺位才让这个问题难以解决,这已经不是消协组织层面能解决的了。”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则认为,在共享单车发展过程中其实并非没有对其进行规范的尝试,比如2017年交通部等10部委发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还要求“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但这些规定却没有得到真正落实与执行。


规范无序发展


长期以来,我国对新生事物、业态的发展一般采取的是“先允许发展,再进行规范”的原则,这对于促进新经济形态发展无疑是有利的,但也有一些新生事物在尝试发展过程中最终被证明“此路不通”。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律师对记者说:“鼓励发展是对的,但在大胆试错的过程中产生的代价该由谁来承担?起码不能让消费者承担。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则认为,现在的所谓共享单车严格说是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它并没有利用庞大的社会存量自行车,严格说不是共享,而是通过烧钱生产大量新的自行车,再通过这些自行车获得押金和预付款进行融资。


中国消费者报协会秘书长朱剑桥告诉记者,当前,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尚不成熟,国家应在鼓励创新的基础上,严格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特别是对涉及消费者人身、财产安全的创新业态、创新项目,可设置前置评估程序并进行试点,在评估合格、试点运行良好的基础上再向全国推广,防止因行业企业野蛮生长和大量退市损害消费者权益,引发群体事件。对于风险度高的行业,建议推行企业强制责任保险,防范化解相关风险。消费是最终需求,消费者是企业商品和服务的购买和使用者,只有善待消费者,保护消费者权益,共享单车行业才能健康持续稳定发展。



免责申明
  1. 1、聚贸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2、聚贸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标)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
       时性、原创性等。
  3. 3、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4、如有侵权请直接与作者联系或书面发函至本公司转达、处理。